拾荒
  漫步在秋风戏落叶的路上,裹紧衣服,半眯起眼,环顾四周,似一位初来乍到的新人在寻觅些什么。   找到了,那条被树木、杂草掩埋的幽径。有点激动地跑过去,撞上的却是满目的荒凉。昔日那条可爱的小径呢?——绿草茵茵,凌乱地长着,别有一番风味;不时能发现零零星星的野花,淡淡的粉红色,如同少女悸动的心灵。那娇嫩的花瓣,轻轻摸一下,都要叫人心生怜惜。几棵树在小径一旁,不大不厚的树荫,正好让细细碎碎的阳光从介乎于翠绿与苍绿的叶中洒下来,暖暖的。没有铺好的路,只有泥土,那泥土软软的,带着一点潮湿。时常走得小心翼翼,不敢踩到了花草,像一只小猫似的在小径玩耍。   我不可思议地迈进一步,没有错的,这泥土,熟悉到一触碰就血肉相连,哪怕隔着一层鞋底。放眼,都可以看见那暴露在空气中的苍老了许多的树干。我没来由地有点心痛,却无能为力。已经见不到哪怕一朵花。这路,遍地的杂草已过了脚腕,那年,还不曾见。   我向前走了一段,觉得举步难艰,杂草阻了我前进的路。但我还是决定要走下去——为了找回当初那份心动的感觉。走一段,拾一段平淡的记忆,那是儿时的随意和不拘束,没有太多欢笑,也没有太多哭泣。只是追随着自己的心,在这条路上,走来又走去。那时的风,吹起了彩色的衣裳,宛若一只七彩的蝶儿。越是走着,越是觉得悲凉。无端地,就从心中升起。仿佛心灵的某个角落终于被拂去尘埃,终于被唤醒。那是一种紧紧勒住我呼吸的疼痛,那是一种新生所带来的疼痛。   是平淡的,这条小径,这段记忆。开不了花,长不了草,注定要荒芜的记忆。没有芬芳,也没有心酸,平淡得就像天上的云,随风去。今日也是无聊,才来当一回拾荒者吧。毕竟,这小路上的花,曾绽放着我的过去。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